鴿子之夜。

……。

*巨雷,大寫OOC注意
*有病的忘羨注意
*全員喝假酒注意
*原梗為某台八點檔注意

小朋友們真可愛;;;;……。

一些羨羨的塗鴉 (。
p.4是大小姐。

p.5看不見汪嘰的忘羨 ((動畫第五話

有關聯到上篇的p.2、p.3 (。


帕帕選衣服^////^....,全都買給佩利的。
((佩利沒有出場的佩帕,強制佩帕 (#

*接上次三個Add的妄想
*無cp,兄弟向
*都是弟控注意


MP說要出去就是又要跳時空了 (。

溫存。

*三個Add的妄想。
*無CP向,比較像兄弟的概念。

 
◆◇
 
 
「你知道MP去哪了嗎?」
 
「MP嗎,他應該在溫室裡。」
 
「啊,你建造的那個溫室?」
 
「他不是在那裡打盹,就是在發呆。」
 
「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,只是……。不過真虧你找得到那種花啊。」
 
「咳咳咳,找不到的話自己去造一個就好了……。」
 
「欸,所以跟以前的不是同一種嗎?」
 
「就算不同,但也是最相近的偽造品了。……我跟他不同,不會這麼拘泥於過去。」
 
「咳咳、也是……。」
 
「對了,如果你要去找MP的話,順便把這個給他,他要是那樣睡著的話會感冒的。」
 
「披肩? 這個也莫名的熟悉啊,……乾脆在那裡放一張床如何?」
 
「咳咳咳……、雖然很想那麼做,可是那裡原本可沒有什麼床。」
 
「……把溫室弄得跟以前一模一樣的你也不好說MP什麼吧。」
 
「哼、過去的事情我不會忘記,但我不會沉溺於過去。」
 
「這樣不叫沉溺嗎。」
 
「真是囉嗦,要去找MP就趕快去!」
 
「是是。」
 
 
 
◆◇
 
 
 
溫室裡充斥著過去的花香,不管外面天氣如何這裡永遠都保持著和煦的陽光,甚至能感覺到些微的風吹著。這邊和以前幾乎沒有什麼不同,唯一不同的是——她不在。
 
環顧了一下,終於在那棵大樹下發現他尋找已久的那抹身影,就如他所想的一樣,他就在樹蔭下小憩著,不知為何維持著21歲的型態——平常都是過去的模樣。他過長的頭髮隨意地散在草地上,微微偏著頭靠在身後的樹上,真的就像以前那樣。
 
替他蓋上了披肩後想了想,又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了上去,然後直接坐到他旁邊,當然也有小心地去注意他有沒有坐到那散在周圍的髮絲上。
 
 
「就算不回去,我們也都會在你身邊的……。」
 
 
他小小聲地說著,最後誰也沒聽見就隨風消散了。
 
 
 
◆◇
 
 
 
「……還想說怎麼去那麼久。」
 
 
失蹤的兩個人都靠在樹上睡著了,其中一人被蓋上了他給的披肩,還有某人自己的外套。
 
 
「蓋這麼多是想熱死他嗎,都說這邊的溫度會自動調適了。」
 
 
我是要你給他蓋個披肩沒錯,不過可沒要你再給他蓋一件,還陪他一起睡……!
 
雖然有些無奈,不過他還是幫兩人重新蓋好外套,確保兩人都有被蓋到,接著自己也坐到了他們身邊。畢竟在研究室待得有些久了,當作一次的休息也不錯。
 
或許這裡真的需要一張床了,而且是三個人都躺得下的床——在失去意識之前他有些迷糊的想道。
 
 
 
◆◇
 
 
 
當他睜開眼睛時,發現身邊多了兩個人,自己和身旁的人被多蓋了件外套,不過其中一個人什麼也沒蓋。
 
 
其實他們只要叫醒他就好了……。
 
 
他拉不動他們兩個,不過——他在他們自己的底下開了個時空裂縫,接著三人就一起掉到了某個房間的床上,確認其他兩人沒有因為他小小動作而被吵醒,然後又躺了回去,睡他的回籠覺。不過這次,三個人都好好地蓋著被子了。
 
 
另外兩個人醒來後一臉懵逼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,這就是後事了。
 
 
 
◆◇
 
 

正確的時空裂縫用法 ((????

雖然標題是溫存,但完全沒有那個意思^////^